文学资料:
散文
寓言
成语
谜语
伊索
谚语
名言
语录
血型
生肖
星座
搞笑
对联
歇后语
顺口溜
饶口令
三句半
三字经
百家姓
塔罗牌
全站导航:
资讯
作文
诗词
文学
励志
教材
板报
语文
数学
英语
物理
化学
生物
政治
地理
历史
考试
论文
范文
计划
国学
高校
短信
教程
English
简历
幼儿
字典
词典
成语
QQ
PPT
试题
课件
教案
求学网 >> 文学资料 >> 爱情散文

杏花儿,开了

  一

  这个位置原本不是洛多明的,他那么高,何况也不近视。最难忍受的是每次放学,他就扯着嗓子喊:“别小远……笔记借我用一下。”那个‘远’字喊得比长城还长。当然我并不轻易借笔记给男生的,除了他。因为他知道我的秘密,就像他对我说话一样总充满着威胁。

  我背著书包走在回家的路上,一切事物在我的世界里是那么安静,与我相伴的也许只有那夕阳落日。时不时的有情侣骑车从身边经过,他们的背影是那么的幸福。树上的叶子仿佛都在随他们舞动。

  “刹——刹”我还未回过神,一辆自行车挡在我前边,车上坐的人是洛多明。“别小远,我载你回家吧!省得你一个人在路上独享孤独啊!”他的话中显然充满了嘲笑和无礼,当然这一切只有我知道。“谢谢,我不用,我怕你的爱车会散架。”这句话仿佛把他惹怒了,“别小远,我就怕你不敢,我知道你怕……”他没把话说下去,当然这是用我眼中的泪水换来的,他转身骑上车走了。

  我一个人迈着有些零碎的脚步踩到了家,可我的心还是不能平静,或许是因为他。洛已经站在隔壁的阳台上,他向下望我,我抬着头看着他,忽然间感到我们之间的距离是如此遥远,我已无暇顾及这些,我跑到了阳台上,给花盆中的不会发芽的种子浇水。“喂,别小痴,今天的日落很美啊!”他在对面兴高采烈的对我喊,我抬头看见他那独特的挑衅目光,仿佛就要把我融化成空气。我不再理会他,转身进了屋子,落日的孤独透过窗子布满了我的卧室。如果真的如爱因斯坦说的那样,我多么希望我思想的粒子随着光束回到过去,回到七年前,那个依然充满阳光的午后。

  二

  那年我九岁,你大我一岁零三个月。记得那天很热,站在院子里不动就会出一头汗,我跑出院门到你家,我到你家就好像感到有种下雨的感觉,但闷热只让我缠着你给我买冰激凌了,“小哥哥,天好热,我们去买冰激凌吧!”你没有立刻回答我,我看到你眼里有亮晶晶的东西在闪着,“远远,我要走了,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你一边眨着眼睛一边扯着我的手说。我脑子一下子空白了,仿佛听到了雷声,“那你以后还回来吗?”我抽噎着问。“会的。”你很坚定的告诉我,然后就拉着我走到那棵杏树下在地上捡了一颗杏核,你把它递到我手里说:“远远,这是我们吃的杏核,把他种下来,等杏子熟了我回来给你摘杏子吃。”我用手擦了擦泪水,紧握着杏核,仿佛攥着所有的希望。

  最后你还是转身离开了,蓝色的雨点从天边划落,我不记得自己哭成了什么样子,只知道我的世界一片模糊,唯一清晰的只有你的背影和你校服上一片洗的泛黄的血迹。所有记忆的碎片从大脑中掠过,在这里被撞的粉碎,我怎么也不能将它们拾起拼凑出你的模样…

  只记得你小时候很帅,可却有点笨。我三岁的时候,你牵着我的手在院子里走。我走的很伶俐,只是你倒像喝醉酒一样。然而你慢慢的变得强壮起来,因为你是男生,那时你很喜欢看武侠电影,你说男生就是要保护女生,就这样你总会围在我身边。在炎热的夏天,你不顾头上的汗水给我扇扇子,跑去街口买冰激凌给我吃。你家有棵杏树,杏子稍微大点还没长熟,你就爬到树上摘杏子给我吃,我看到你脸上的汗水混着泥土,感觉好像京剧里的脸谱一样,我就笑了。你也捧着杏子站在那傻笑……

  我五岁那年,你被送入学校,我也哭着闹着要去上学,可我年龄不够,人家不让去。结果闹的你也无心上学,整天逃课回家陪我玩。最后叔叔没办法就让你晚一年和我一起去上学。起初我们并没有坐在一起,和我坐在一起的是一个男生。有一次,你看到他欺负我,你跑过来打了他一顿,接着掂起书包坐在我旁边说:“以后,我就坐在这里了。”当时你说的挺严肃的,像解放军奔赴战场一样。

  后来你学会了骑自行车。有一天放学,你把车子停到我身边说“远远,我载你回家吧!”你拍了拍车子的后座,让我上车。我知道你学会骑车还没多久,看得出你那自行车被你虐的整不像一车。但看到你清澈的眼神,我就坐上了车,你的眼睛是那么明亮,你是我最信赖的小哥哥。我坐上车时,明显感到你的手抖了几下,这时我心里有些害怕,我就扯紧了你的衣服。你满头大汗的踏上了车子,一、二、三“啊—”只知道我的头跟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大昏地暗的,接下来我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后,我已躺在你床上了,额头上贴着创可贴,只是头还在微微作痛。你坐在我身边问我:“还痛吗?”我笑嘻嘻的对你说:“不痛!”我问你我是怎么回来的,结果你的回答足以让我再昏一次,你说:“我用车把你载回来的。”我抬头看你时,一片刺眼的血迹冲进我的眼眸,我知道它将永远留在你的肩上。你离开的时候穿的就是那件校服,只是血迹被洗的有些泛黄。

  从那件事以后,我就患上了可怕地恐车症,不敢骑车,更害怕坐车。只记得,每次放学你总是推着车子陪我一起走回家。

  还记得那颗杏核吗?我把它种子花盆,放在了阳台上,每天都给它浇水,而这一浇就是七年。

  三

  洛回来了,就坐在我旁边。时间的车轮从未停息,七年之中的点点面面勾画成一组成空间。七年前在海边丢失的贝壳,现在已不那么容易被捡起,这也许就是空间留下的距离。

  “别小远,橡皮借我用一下。”又是熟悉的声音,可我感觉却是那么陌生。“喂,你没听到啊?别小远。”“你不是有橡皮吗?干嘛用我的。”我低着头只顾着写作业。也许是我害怕撞到他那亮晶晶的目光。“我就是想用你的,谁让你是我的小妹妹呢!”我的笔从手中滑落掉地面上,只感觉眼睛湿湿的,我慌忙弯腰去捡,长发盖住了我的脸庞,可泪水又怎能逃得过地球的引力,只差一点,“洛多明,你们又在课堂上讲话了。”老师高分贝的嗓门打断了我回忆的车轮,我只好低着头面朝课本。我倒不怕老师批评,只是有点担心他。他是被市里高中退了学才到我们学校的。“老师,我没有,是别小远找我说话。”他的声音是那么的义不容辞。可惜我却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是吗?别小远!”我的思绪又溜到过去,逃避这可怕的现实,我再没有多出的精力回答她的问题。我想起了那个为我承担一切,时刻保护我的小哥哥,以前也是这样,我传纸条给前边女生说她裙子很漂亮,结果被老师发现,站起来的却是他,引得一班人哄笑,洛脸红彤彤的却站着一动不动。我想地球真的很有引力,泪水真的不是圆的,都是水珠型的,带着尖刺,要不它怎么会让人感到疼痛。还好我的头发长让这一切只有我知道,让他看到不知道会笑成什么样子。或许欠别人的总是要还的,也许我小哥哥他不叫洛多明,洛多明我不欠你什么了。

  下课,我跟随着她高跟鞋铿锵的节奏进了办公室。在她面前麻木的我像一台留声机,可是她并不知道,电源一直没有打开,我只能抱歉您给我加了班,我却没能给您加班费。

  我从办公室出来,校园里已没有多少人了,显眼的地方只有他和那辆自行车在那里傻站着。“别小远,她没用高跟鞋踹你吧!给我说,我去和她拼了。”我怀疑他是不是改行说相声或者写小说了。我只顾走我的路,这条路本就属于我一个人的孤独。只听见他的自行车滴答滴答的跟着,我在前边站住了,像模特在T台上一样转身,只是我没有微笑而是充满了愤怒,后面的他也不滴答了,一会儿抬头看看天,一会儿抚摸他的爱车,我本有许多话要说的,可我却一句也想不起来。他就这样一路滴答着跟我走到了家。“别小远,我能跟你进去吗?”他讲的那么彬彬有礼,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四好青年呢。他跟我进了卧室,又跑到阳台上,我只是抱着我的snoopy发呆,一会儿,他从阳台上跑了过来,很认真的说:“别小远,它一定会开花的。”他用手指着阳台上的花盆。之后又挑起了他那会放光的眼睛,这一道光芒就像是一组程序编码,瞬间激活了我这几尽当掉的机子。的确今天忘了给花浇水了,我又跑到阳台上拿起了水壶,我看到花盆中的土壤被翻动过,当水洒入花盆中,我的身体仿佛也注入了一股新的力量。“别小远,你要坚强。”这声音仿佛是从心底发出的。

  四

  这一周都没有看到洛多明的身影,对于他这样的学生而言,逃课跑到那个地方疯玩也不奇怪。周五下午放学,我整理好书包准备离开。她站在门口叫住了我:“你就是别小远?”她叫蓉儿,我见过的。洛第一次来这是和她一起的,至于她和洛是什么关系,我并不清楚。每次总是像鸵鸟一样,从未过问。“嗯,你有什么事吗?”我摆出一种很平静的姿势。“洛被车子撞了,在人民医院。他在大街上骑自行车练习带木箱,转弯时,对面开过来一辆汽车结果……”她讲的声音很低沉,这声音未经允可就钻进我的身体,在我的胸腔内撞击、反射、加强,一阵阵剧痛占据着我的全身,我忘记了流泪冲出教室,我几乎是跑到医院的,我不知道路人是用怎样的眼光看着一个披着长头发女孩哭着从他们身旁经过。

  进医院时我用手擦拭了泪水,站在重病监护房门口,我只能感应到那不知明的刺痛伴着不规律的心跳传来。“你是他什么人?”一个端着点滴的年轻护士向我走来。“我……我是他妹妹,他怎么样了?”我抑制住心中的急切向她问道。“病人已经昏迷了三天,刚刚醒过来,现在身体还很虚弱,不能进去看望。”她说完话打开门走进去,穿过门缝我看到了洛,他脸色苍白的躺在那里,额头上缠着层层纱布,这显然阻挡不了鲜血的侵染,阳光透过窗子,照在他的脸上,是那么的憔悴。可我又分明看到他眼角有泪水划过的痕迹。

  护士换了瓶点滴,液体一滴一滴的流入输液管,流进洛的身体,也流入了我的血液中。我再也承受不住这液体的冲击力,它翻涌出我的眼睛,我模糊的看着护士向门口走来,“你们先回去吧!有情况我会及时通知你们。”我转过身,蓉儿在我身后站着,我们走出了医院。走到公园有喷泉的小水池边,我看了看她,不知道是泪水让我有了勇气还是泉水给了我力量,我开口了:“把洛多明还给我好吗?”我就像街头的乞丐一样对她说完了这句话。她用很平静的目光看了看我,我不知这平静的背后还以藏着什么,但她的安定让我感到惊呀。她转过目光看着喷涌的泉水,眼中有种亮晶晶的东西闪过“九岁那年,我跟着妈妈来到市里的一户人家里,妈妈指着一个男人说,蓉儿以后他就是你的爸爸。我扯着妈妈的衣角,哭着闹着要离开,是洛,是他陪我度过了那段最痛苦的日子,一直陪在我身边保护着我。有一天,我问她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他说‘因为你很像一个女孩,她叫远’。”我看着有些模糊的泉水,所有的记忆都像泉水一样在脑海翻滚。“洛学习成绩原本很好,中考时他考入了市重点,可他却对他爸爸说他想去县里上高中,他爸爸自然也就不同意。只记得他后来在学校逃课、违纪,最后被学校退了学,就转学到这里。他爸爸托了关系把他转到你们班,因为他对他爸爸说这是个好班,他坐到了前排你旁边的位置……”我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刺了一下,仿佛孕育了七年的力量一下子涌了出来。我哭的不成样子,最后我也不知道自己拖着怎样凌乱的脚步回到了家。

  五

  我坐在家里的阳台上,阳光暖暖的照着,很温和。我仿佛听到一种声音在耳边响起“今天的夕阳好美啊!”这声音是洛洒在这里的。我抬起头看着那片被红云遮挡着的夕阳,近黄昏却又是那么能赋予人力量。我站起来,想到了给花浇水,花盆中的土有些松动,我感到了它的生机,深藏着七年的养料要迸发了,花儿要开了。

  一个月里我一个人听课专心记笔记,放学独自走在回家的林荫路上,感应阳光下那欢动的树叶。每天回家享受着夕阳,给花浇水。看着花儿发芽、生长、直到开花。那事一种我叫不出名字的花种。紫色的藤蔓上立着泛着粉红的花朵,是那样的清新,那么芬芳。恍惚中有种幸福的味道,我想它应该叫洛,这也是洛播种下的希望。

  六

  洛要出院了。那天我穿了条格子裙子。我走进教室时,他斜坐在座位上,目光向我投来,和我那不知所措的眼神撞在了一起。他的目光中透露着平静,却引得我心中像海水般涌动,我有些狂想症的大脑,开始搜索洛要向我告白的台词,甚至想到了至尊宝的那句“一万年”,我还没来得及将台词想完,“干嘛呢!花痴,上课了。”他指了指我的位子。“啊!”我又羞恼又慌张的坐在我的位子上,拿出了课本。我明显感到他在偷笑,我转过头很严肃的看着他,他却无所谓的指了指黑板上的课程表,“天啊!”我竟把课本拿错了,我慌忙换了课本听老师讲课。我只感觉长头发盖着的脸颊烫烫的,也不知道变成了什么颜色。“别小远,你的笔记,借我用一下。”他竟然在这个时候借我笔记,我哪里有勇气把头转过去说“不借”,我头也不抬把笔记推到他桌子上去。还好脸色如Fe(oH)3般凝结的老师,给了我满满两眼的冷却剂才把我从赤道附近拉了回来。

  第四节课是数学课,数学老师又踏着她那平稳而又有力度的高跟鞋,沿一次函数路线走到了讲台上,洛已经把笔记拷贝完了,他把笔记本放在我的桌面上,上边还附注了张纸条:“别小远,你的裙子很漂亮。”我也迅速而又潇洒的在背面题了:“白痴”两个字,推到了他的桌子上。我看到了他抓狂的样子差点扒到桌子上面笑了出来,当老师的目光沿抛物线落在洛身上的时,他就像奔驰的四驱车被人抠掉了电池一样瞬间停止了,而他垂死挣扎的最后一道目光却落到了我身上。“别小远同学,放学你等我哦!”这句话温柔的有点让人有点毛骨悚然。

  下课铃响了,我就像听到起跑令的运动员一样竟破纪录的跑出了教室。一个人走在林荫路上,我仿佛又听到了阳光照耀下的树叶欢喜的舞动着的旋律。“别小远。”只听到我的名字伴随着清脆的车铃从从身后传来,我还未来得及转身,洛已漂移般的把车子横在我的面前,距离是那么的近,仿佛只有空气在我们之间流动,也只有空气感应到了我的心跳。“上车”洛讲的是那么清脆像车铃。“我可不是木箱啊!”我调皮的笑了笑。“是啊!你比木箱还笨啊!”洛多明牵住了我的手,把我拉到车子座位旁,“来深吸一口气,慢慢踩上。”他讲的很轻,明亮的双眸给了我信心和勇气。我握着洛多明的手,踩了车支架,坐在车子上,我感到身子在抖。“抱紧我。”这声音透过洛的后背传过来,我狂想症的脑子有些空白了。“想什么呢!我怕你在摔着,现在你这么重我怎么背的动啊!”我愣了一下:“啊,我有那么重吗?”我的双手紧紧的抱住了洛,我怕他忽然间又要逃开。时间在这一刻静止该多好啊!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在我们身上,像是记忆的碎片又被重新拾起,我把头贴在洛的身上,静静的,我听到了洛多明的心跳。

  七

  车轮子滴滴答答的转动着,像是穿越时间的机器,带着我们一直走到华阳林的尽头。我恍惚间又闻到那阳台上的花香,那样的清新、芬芳,像幸福一样。

展开阅读全文

上一篇 1 2 下一篇

下载此内容:杏花儿,开了.docx

相关信息:

那个温暖的冬天

10岁,我成了孤儿 1991年,我出生在美国怀俄明州的一个小小农庄中。孩提时代,父亲便告诉我:我的母亲是个坏女人,在我降生一年后她便抛夫弃子,远走他乡,她是我们父女俩的叛徒。 怀俄明位于中西部山区,那里土地贫...(查看全文

无氧之鱼

他从来就没爱过她,却跟她过了一辈子。 他少小时,便因文章成名,衣正轻,马正肥,少年心事飞到九霄云最深处,家中却早为他娶了妻室。她生得丑,书也念得不多,惯常低眉顺眼,一眼看去,木头人似的,他不由心头生厌...(查看全文

如果你真的在乎我,就不要来伤害我

想起和你分手的那天,泪水一滴滴,一遍遍。我们的爱情,就像风筝断了线,感情的世界我无法改变。泪水留在天亮以前,如果你爱我就别伤害我,这不是我犯下的错。如果你爱我就别伤害我,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今天下起...(查看全文

那一抹墨香

一 你试过飞吗? 二 那年,我在火车站听到汽笛的嘶鸣。 那年,我在济南,终点是西安。 那年,那张火车票被我攥出了汗。 那年,我听闻师大有个美丽的地方,名叫图书馆。 那年,我固执的离开前不见他一面。 三 在梦想...(查看全文

佳节伤送别

正月初二,姐姐走了。没来得及拜年,没来得及问候,她就悄然离去,岂不让人黯然销魂!欢庆时刻,伤别时分。在赶往送别车上望着迅速后退的灯笼霓虹,想象躺进棺木中的冰冷躯体与门口的花圈香火,不禁口咽冷落、心打寒...(查看全文

相关栏目导航

资讯 作文 诗词 文学 励志 教材 板报 语文 数学 英语 物理 化学 生物 政治 地理 历史 考试 论文 范文 计划 国学 高校 短信 教程 English 简历 幼儿 字典 词典 成语 QQ PPT 试题 课件 教案